当前位置: 首页 > 夕阳风采 > 人在旅途 >

追忆赵树荣同志

 2013-12-04   选择字号:  

  

赵树荣同志个子不高,略显清瘦,慈祥可亲,有一股领导人的气质,曾在我校做过组织部长、人事处长、党委副书记。他热爱学校,关心教育事业,视教师如珍宝。他的事迹很多,我只举下面几个,足见其为人处世之大概。

文革中,学校南迁,到了河南五七干校,后来传来消息,说大学要停办,所有教师、干部一律就地解散,或自找出路,或就地安置工作,一时人心惶惶。大部分教师则采取听天由命、顺其自然的态度。这个时刻,作为人事处长的他,整天忧心忡忡,焦急万分。一天,我路过他房门口,看见他正仰望着天空发呆,一见到我,便招呼我进去,感慨万分地说:现在大学要停办,学校要解散,要我们这批人散伙,我搞不通,更舍不得,我费尽苦心,才汇聚到这批人才。如果解散了以后再到哪里去找这些师资和人才啊?接着赵树荣同志掰着手指头,如数家珍般的一个个数下来:袁贤能、武育干、余绍光、吴永珣、饶毓苏、张素我、李德滋、张雄武、黄毅、胡敦元、姚念庆、刘朝缙、姚曾荫、诸葛霖、曹康伯、康有枢、史道源等一大批教授,有的老师,我不认识,也就记不下来。而且,每提到一个老师,他都能简要地说出他的学历和成就著作。接着还说:我们学校现在的年轻教师(指的是王林生、冯大同、黎孝先、王绍熙等年青一代)也是很有才华的,将来也是很好的接班人。你看,他看的多高、多远、多深!他又感慨万千地说:我们现在能够拥有的这支师资队伍是非常难得的。要我解散,我心痛,我舍不得啊!又说:我们国家要建设,要发展,就要有大学,就要培养出大批人才,大学怎能不办?这时的他,不仅仅是担心学校,担心教师,已经是忧国忧民了。他是在呼唤,在呐喊。既关心国家教育事业的发展,也非常珍惜学校所有的教师和干部。最后他感叹人才难得啊!

像赵树荣同志这样关心国家命运和学校教育事业的人可能很多,他是我亲眼见到令我感动的一个。后来也许是他们的坚持、呐喊感动了上苍,感动了上帝。1972年又传来消息说:大学还是要办的。于是学校恢复,老师逐渐回来,原有校址已经要不回来了,才有了在北影厂旧址建起来的现在这个校园。

还记得1964年秋到1965年夏,我们学校与外贸部组成一个四清工作团赴山西汶水县农村搞四清运动。赵树荣同志任团长,外贸部出口局长傅生麟任政委。我也被调去成一团员,被分配在外贸部一位处长领导的队里,队长姓孙,为人谦和,平易近人,也很有魄力。一天孙队长到我工作点上来看我,突然对我说:老张同志,好好工作,大胆工作,你的情况赵团长跟我说了,是很特殊的,要我多关照你。从这时起,我才知道赵树荣同志对受害者的关怀,我这个小人物,也得到他的爱护。

记得1979年秋,学校接到上级通知,要求为学校为所有冤假错案的同志平反昭雪。作为组织部长,在党委的安排下他立即组织召开全校大会,为全校60名五七年的受害者和冤假错案人员平反,行动之快足以说明他对所有受害者的关切之情。在这次平反大会一结束,他立即走到我身边,要我到组织部去,并郑重真诚地对我说:老张,你现在回去,马上写份入党申请书,组织上发展你入党,补偿你的政治损失。啊,这是多么果敢的义举,恰似春雷,令我震撼、感动,也似一声召唤,让我重新振奋、站起,又是天大的喜讯,令我难以置信。后来,我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将近40年过去了,直到今天,赵树荣同志的这种正气、大爱和胸怀,依然感染着我、影响着我、激励着我,给我留下美好而珍贵的记忆。

(离休干部 张天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