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夕阳风采 > 人在旅途 >

情报信息工作在昔日教学科研中的重要性

 2011-09-26   选择字号:  

  

对外经贸大学从1951年创建到现在走过了整整60周年。60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是短暂的一瞬间,但在人世间这60年则是个漫长的过程。从对外贸易学院的创建到今天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发展,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这60年是历尽艰辛走过来的。今天,当电脑、网络、通讯手段高度发达,当互联网把世界变小、距离拉近,人们坐在家里尽知天下事的时候,让我们来回忆一下在当年没有互联网、没有电脑、没有传真、情报信息非常难于得到的情况下,我们是如何开展信息工作的,这项工作在当年教学科研工作中曾经起到怎样的重要作用,其意义一定是令人回味的。

一、情报信息工作的发展历史

谁都知道,情报信息工作对开展任何一项工作都是息息相关的。在大学,情报信息对教学科研就密不可分。情报信息多,资料丰富,讲起课来新理论新案例就多,联系面就广,教学内容就一定丰富多彩,教学效果就一定会更好。同样,情报信息多,资料丰富,新理念、新概念、新观点就会不断地涌现,层出不穷,新的科研成果就会像雨后春笋般的涌现,硕果累累,满园春色。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原外贸学院马副院长常对资料工作人员说的:“资料室是个宝地,是教学科研的基地,是做学问的地方,在苏联是专家集中的所在。你们要好好努力,这里是出人才、是人才大有用武之地。当年马院长的亲切看望、鼓励与关怀至今记忆犹新,它给了资料室所有成员莫大的鼓舞和鞭策;多年以来,它作为资料工作人员的强大动力,推动着这项工作的进展,在教学与科研工作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情报信息工作过去被称为资料工作,在教学中处于教辅地位。过去尽管成员绝大部分不是研究生就是大学本科生或大专以上学历,与教研室成员没有多大差别,只是分工不同而已。一个是教学第一线当教师,一个是教学第二线当教辅,但一般人还是不怎么看重它。也许由于过去情报信息少,联系部门没有打开,情报信息没有给教学科研提供更多的服务,这也许是其未被重视的原因之一。

年青的共和国,刚起步的大学,60年代中期,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致使学校停办,教学停止,学校搬迁,教职员工全部下放农村五七干校。一时,中华大地知识成为祸害,知识分子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拨乱反正,我们复校,原校址被军乐团所占,要不回来。中央给了学校原北京电影制片厂遗弃了的一个破烂栏子,就是现在的对外经贸大学的所在地。当时不要说有什么设备,就连我们先回来上班的少数人员,连办公桌和坐的椅子板凳都没有,一切从零开始。西郊车道沟原图书馆资料室的藏书,也因长年无人管理,被毁坏得一塌糊涂,小偷不仅经常光顾,甚至就地拉屎撒尿。好书丢尽,万分可惜。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声春雷,我们国家改革开放门户大开,引进来,走出去,中华大地又出现了一派生机,蓬勃发展。外贸首当其冲,成了热门。学校招生日益增多,学校也日益发展,很快学校也从原来的“对外贸易学院”升格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学校又进入到了一个蓬勃发展时期。

二、当年的情报信息工作是如何开展的

由于改革开放门户大开外贸一时成了热门,加上学校由学院升格为大学,情报信息工作也应有所发展与时俱进,才能适应教学与科研发展的需要。可是在当时,通讯设备还相当落后,联系部门的局面还没有打开,情报难以得到的情况下,我们是如何开展这项工作的呢?

(一)创造条件使情报信息为教学科研拓宽视野提供方便

1、剪报:

当时外贸系为资料室订阅了北京及全国各省市的报纸几十份,及一些公开刊物上发表的有价值有代表性的专论、特写等等,有专人圈选、剪贴、按课程专题分门别类装订成册。几列书架,排列成几行,三张大阅览桌,一字排开,可容纳几十人同时阅览。由于剪报信息多,专题全,为教学科研提供的作用,在当时也是不可低估的。

2、内部资料和机密资料的开放。

内部资料指的是从全国乃至从世界各地有关部门交换来的非公开的情报信息。范围极广,主要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金融、运输、外援、保险、海关、商检、法律、知识产权、进出口动态、贸易集团、贸易壁垒、国际争端、经济危机、金融风暴、世界趋势、世贸组织及联合国动态等等,无所不包,应有尽有,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令你目不暇接,爱不释手,是丰富教学科研最宝贵的财富。

3、订阅了全国内部和公开发行的报刊几十种供教学科研参考。

其中有新华社出的大小内参,人民日报,香港大公报,世界经济导报,国际商报,国际经贸消息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外国经济管理等等报刊,让老师们开拓视野及时了解时代背景。

(二)为了丰富教学内容,发展科研成果,我们努力拓宽对外交换。

在当时通讯设备还十分落后的情况下,要想获得更多的资料,拓宽对外交换是唯一的途径和手段。要想扩大交换,就得有进有出,有来有往。没有兔子鹰是不会来的。为此,我们创办了两个刊物,对内进行通报,对外进行对外交换。

第一个刊物是《外贸资料汇编》:这个刊物,主要根据各个不同时期的时代背景,将国际形势,经济贸易,金融,运输,外援保险,世界大趋势,各国动态,联合国,及世界银行世贸组织等发展情况的资料,精选出有代表性、特殊性、有价值、有时代特征、有参考意义的特写、专论、动态汇编成册进行交换。由于我们地处首都这个政治经济贸易中心,站得高看得远,有鉴别,有比较,所以当时选出来的东西,别的地方是难以看到的。所以我们这个刊物,受到了交换部门欢迎与好评。因此,主动要求来与我们加强联系,交换的户头也就日益增多起来;其中有我驻外各大使馆、领事馆的商务处、外交部、外贸部各司局、部属各专业进出口总公司、中央各部委、交通部、海关、商检、中国银行、全国各省市的外贸局及其下属各口岸外贸分公司、广州天津上海外贸学院及有关院校、还有香港的华润公司、澳门的南光公司、甚至联合国秘书处等等共计几百个户头。这样一来,情报信息就像一股巨大的源泉,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涌来。每天我们都能收到一大堆极其珍贵、非常难得的情报信息,其中很多的情报都是无价之宝,都是极其珍贵的财富,它们在教学,科研工作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第二个刊物是《外贸资料通讯》:这个刊物的内容主要是介绍资料动态,特别是介绍新到的资料情况。把最新最有价值的新到资料,及时介绍给教学科研的老师,用到教学与科研中去。刊物的发行对象是有关领导、各教研室和研究所。《外贸资料通讯》每周一期,及时快捷,迅速地将新到资料介绍给老师,老师们能及时将最新最有价值的资料用到教学科研中去,它对教学与科研的发展,其重要作用是可想而知的。这一时期的内部资料阅览室经常座无虚席,成为老师们的淘宝之地。可以说这里就是当年的互联网,就是当年人们得到信息的途径。

除创办了上述两个刊物外,资料室的同志们还齐心协力于1986年上期出版了由张天怀同志主编的专著《中国对外贸易大事记》。这本书,除由学校出版社对外公开出版发行外,也同时作为对外交换的资料进行对外交换,受到了外贸部及有关交换部门的称赞与欢迎。

(三)      为教学科研的开展搭建起平台

1、资料室人员的编制:

当年外贸系资料室的工作人员的编制,最多时曾有过10多个人,阵容庞大,甚至超过有些教研室;每个教研室都配备一个专业资料员对口服务,专业资料员的对口服务为教学科研提供了很多的方便。工作人员中有硕士研究生,本科生,最低的学历也是大专以上。

2、为教学科研的发展创造良好的读书环境。

不管是图书馆、资料室、还是阅览室,它们都应该是个安静优雅的读书阅览做学问的地方,应该有个良好的环境。为此,外贸系资料室曾经开辟过三个阅览室。一是上面说过的剪报阅览室,是个大教室,很安静,地方大,可容纳几十个人同时阅览。二是内部资料阅览室,它是外贸系资料室的中心,是间大屋子。四周围摆满了资料柜,资料柜里装满着各类内部资料;各个柜子上头都有编号,每个柜子门内都标明专题卷宗目录,上下柜内存放着哪些资料让人一目了然,便于查找。开放时打开,下班时锁上。阅览室内两张大阅览桌,随着学校条件的不断改善,后来周围全部都换上纯牛皮靠背椅子;夏天还安有电风扇,让老师感到环境文雅舒适,因此来看资料的老师越来越多。

内部资料室的门口还摆着几个资料索引卡柜子,索引卡是按课程专题设置的。这些柜内的索引卡是新到或原有资料的索引,也是现有在库资料的简介。卡片的内容,主要是包括原有资料的标题,和资料工作人员对这一资料摘录的主要内容、特点、要点和可读性的简介。老师们可以先查卡片,后调阅卷宗,可大大节约时间和提高效率。

室内还摆放着两个大报架,摆放着从北京及全国各省市的大报,包括大小内部参考供老师们了解当前中国,乃至世界时局的动态,为教学科研提供服务。由于这里环境优雅,它既是全系老师开会的场所,有时还是接待外宾的所在。

(四)情报信息为当年的教学科研带来了丰硕的成果。

综上所述,情报信息在当年教学与科研中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如姚曾萌教授,在他撰写他的巨著时,是到资料室收集资料最多的老师之一。每当他来资料室的时候,手里总是拿着厚厚一沓卡片。由于他的勤奋,钻研与执着,他终于写成了他的巨著《国际贸易概论》。在原外贸系的老师中,黎孝先、冯大同、王林生、王绍熙、薛荣久、林康等教授是当时老教师中的佼佼者、秀才和笔杆子,他们利用大量资料撰写了大量有份量的文章和专著。

黎孝先教授是《国际贸易实务》①教材的改编和命名的作者,他的著作还有《进出口合同条款与案例》《国际贸易论文集》等等,他的名言后来还上了《中华名人格言》一书。冯大同教授是《国际商法》教材主编之一。王林生教授的专著是《跨国经营与实务》。王绍熙教授是《世界市场行情》教材的主要作者。林康教授的专著是《跨国公司与跨国经营》、《跨国公司经营与管理》。薛荣久教授是《国际贸易》教材的主要作者,他也撰写了众多有分量的文章与专著。如《世贸组织与中国大经贸发展》《中国与WTO纵论》和《WTC多哈回合与中国》等等。其他老师也充分利用当时众多的情报信息写出了众多有份量的文章和专著,这里就难于一一列出了。原外贸系老主任刘朝缙教授写书时,看到资料室选编的《外贸资料汇编》最新一期喜出望外,说他需要的几个引进外资的典型案例都在那里面,给他解决了大问题。他主持编写的教材《出口销售概论》也让资料室的同志替他们翻译出6个外国人营销术中成功的案例,放入书中,供学生参考。当时的党委书记崔哲要出国考察,对访问国一无所知时,资料室立即给他送上一个丰满的卷宗;他所需要了解的资料全都有了的时候,他非常高兴。严启明教授要出国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对研讨的专题感到知之甚少,甚感为难之际,资料室给他提供了一个这一专题的卷宗,他所需要的东西也全部有了时,他也非常高兴,并胜利地完成了这一使命。这一时期不仅对本校老师的教学与科研能提供较好的服务,甚至有些外贸进出口总公司,要写东西时,也找上门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一位博士研究生、我们学校的很多研究生要写毕业论文时,也专门到外贸系资料室来求援;我们不仅建议他们写些什么,也大量提供他们资料,让他们写出有水平有份量的文章,得到指导和评审老师的好评。这就说明,当时的情报信息工作在教学科研工作中是起到了应有作用的。

(五)当时情报信息工作取得成绩的关键

 昔日情报信息工作能在当时教学科研工作中发挥作用,取得成绩的关键是领导的重视。从六十年代马院长起就对情报信息工作非常重视。历届系主任,孙玉宗,刘朝瑨,叶彩文,黎孝先,李康华等教授,都对资料工作十分重视,大力支持。历届资料室主任,从于景霖教授起到陈及时,王和英,张天怀等同志对资料工作都是自始至终,敬业爱岗,不辞劳苦、踏踏实实地做好本职工作。再有就是全体资料工作人员,也都知道这一使命的重要性,牢记马院长的教导,不负领导和老师们的重托,敬业爱岗,勤勤恳恳,努力做好本职工作的。因此,在当年系里评选先进时,外贸系资料室也被评为先进集体,受到领导的表彰,从此对外联系也就采用“情报信息中心”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原外贸系资料室还有一位具备艺术天赋、能写会画的同志。外贸学院时期,学校曾举办过三次教学科研成果展览,都是由这位同志设计,其他人帮忙展出的。每次展览他都精心设计,尽心尽力,三次展出都获得成功,领导非常满意。特别是1958年全北京市所有高等院校举办的教学科研成果展览,外贸学院的展板特别清新明朗显目,字画配合得非常协调得体,受到当时教委及所有评委们的高度赞赏,为学校争了光。还有,以前学校凡是全校性的大型重要会议主席台的布置,一般都是叫他去设计布置的。主席台前红布白字的会标都是由他用仿宋体书写而成的,字体工整、庄重,醒目,大方,这也是他对学校做出的一份贡献。

三、我个人与情报信息工作的缘分

我是1982年入党的,入党之后,当时的系主任叶彩文教授,立即要我担任资料室主任。接任后,我更感到资料室确实是个万有宝库,真有如电影中的阿里巴巴大盗进入万有宝库时的感觉,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也许由于工作时间长,平时博览群书,大量阅读众多珍贵的资料,加上自己用心地从四面八方公开的,非公开的众多资料中收集和积攒了大量的专题资料。19856月,我的第一本处女作《中国港口》在当时的系主任黎孝先教授的关怀鼓励和大力协助下问世了。当我把我的小书送到一些系里的教授老师的手中时,着实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波澜。大家都说老张是个有心人,都认可了我这一科研成果。我们学校出版社发行科科长也告诉我:“你这本书在广交会上一抢而光,印了多次,我们出版社是赚了钱的。”这些都给了我极大地鼓舞。

2004年的一天,我想现在我国经济发展迅速,日新月异。集装箱运输已居世界第一,远洋运输已居世界第二,超亿吨的港口日益增多,全国各大港口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如果把我原有的《中国港口》一书,添上这些新东西,改写再版,也许会受到欢迎的。我就试着去找当时学校出版社的主编彭秀军老师,她一看立即表态:“你这本书我要了,赶快加工,越快越好”,并建议将书名改成《中国外贸港口与航线》。我用了半年时间就加工出来了,这本书于20053月由我们学校的出版社出版问世,又于20076月印刷第二版发行。新书的封面还加上了英文书名,封面看上去也有所更新,显得更加庄重,大方、好看。听出版社说,销路还是不错的。能得到社会和读者的认可,对我也是的莫大鼓舞与鞭策。当我把再版的新书送给为我书写序的黎孝先教授时,他也非常高兴,同时也再一次给了我极大地鼓励。在这次闲谈中,当我谈到手头还有许多资料,如果再写一本有关港口故事的书,也许还会受到读者欢迎的。黎教授立即表示:“可以啊,也许比现在这本书更受到读者的欢迎呢。”并鼓励我尽快写出来。我又于 2008年把《中国外贸港口史话与传说》一书写成;这本书又在黎教授的大力协助下,由中国商务出版社出版发行,再一次受到读者和社会的认可与欢迎。

此外,我还与校外人士合作出版了近10本书。我之所以能出这些科研成果,首先是与领导们的亲切关怀与大力支持和协助分不开的;其次得益于自己在长期情报信息工作中,博览群书,广泛接触众多鲜为人知又极其珍贵的资料;加之自己长年累月,用心收集积攒,才能写出这些书来。走到今天,回想起当年马院长的谆谆教导和他语重心长的期望和嘱托,我感触颇深。我深刻地感受到:知识是宝库,知识是力量,知识是财富的真正含义。的确,知识很重要,它是你攀登高锋的阶梯,是你成功路上的动力。有了知识工作起来得心应手,写起东西来运笔自如。知识多了朋友多,知识多了路好走。知识会为你的工作打开方便之门,知识会为你带来众多的工作机会和更多的欢乐。有了知识,社会就会更需要你,你也就有更多的机会回报社会。知识越多,为社会做出的贡献就会越大。也可以说,成就是知识积累的硕果,是勤劳付出的回报。而更多知识的来源,在互联网尚未高度发达的昨天,很大程度上依仗着情报信息工作!

我一辈子从事情报信息工作,付出很多,也收获了很多。今天,由于科技的高度发达,本文所叙述的一切关于过去的资料工作早已成为历史,它将不会再出现在大家尤其是年轻人的视野里,不再会被大家提起。科技在不远的将来还会更加日新月异,可能未来情报信息工作的模式是我们现在都无法想象的。但是,无论如何,以资料室为模式的情报信息工作曾经是我校历史发展中的一页,它是我们这个年纪的老人曾经亲身经历的岁月和体验。我们无法忘记,学校更无法忘记。本文将这些往事叙述出来,希望能和同龄人回忆过去,更希望能和年轻同志们分享,让大家体会到学校发展历史过程中的艰难,从而更加珍惜学校的今天。

祝我们的学校蒸蒸日上,更上一层楼。

 

注①《国际贸易实务》教材,最初名称是从苏联引进的,名称叫《对外贸易组织与技术》,后来改名为《进出口业务》。八十年代由黎孝先教授把它改名为《国际贸易实务》,成为全国大专院校国际贸易专业的统编教材。

当时专门请来一位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在中国工艺美术品进出口公司工作的同志做展板底板的绘画,然后在上面写字,由于这位同志画得好,美术字又写得很工整,所以展板受到好评。                                         

                                          张天怀

(作者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离休干部)